文化频道: 塔头甸子

文化频道
文化新闻
塔头甸子 culture.people.com.cn/n1/2018/0425/c1013-29948675.html Apr 25th 2018, 00:00
  车出加格达奇,顺着加漠公路一直向北行驶,两侧掠过的除了成片的树林,还有一片片低洼地。低洼地上嵌着众多形如半圆、貌似小丘的“馒头包”。这些“馒头包”大小不一、错落有致。有着众多“馒头包”的低洼地就是大兴安岭里名不见经传的塔头甸子。   没到过大兴安岭的人,很难想象到大森林里还有塔头甸子。我不知道大兴安岭里的塔头甸子们都是怎样形成的,但既然形成了,就肯定有存在的理由。这些塔头甸子虽然不比草原上的草甸子那样广阔,但若是把它们累积起来,也坑坑洼洼占据着不小的面积。塔头甸子形状单一,塔头们绝无层次感,一丛丛、一团团、一座座。春时,塔头甸子上残雪尚未消融,郁郁寡欢中平添几丝烦躁;夏时,塔头甸子豁然开朗起来,鸟飞蝶舞,蛙虫鸣唱,簇簇新草连成一片,偶有百合脱颖绽放;入秋后,疾风穿林而过,塔头甸子上面一片枯黄,风一吹,所有的生命登时没了主张;待大雪封山,塔头甸子清冷萧瑟,一片白茫茫,偶有马爬犁驰过,荡起铃声一串。   塔头甸子并不孤独,它们与山岭、树木、河流一起构成了大兴安岭特有的风光。初到大兴安岭,常随父母到山林里去采蘑菇、野生蓝莓。那时,对大森林的印象最深的不是密密匝匝的树、铺天盖地的蚊蝇和盘踞在树干上的蛇,而是铺在林子边缘的塔头甸子。大兴安岭的山都不算高,远远望去一岭一岭卧着酣睡,树木茂密,林中却不干爽。完全干爽的塔头甸子是不存在的,因深处低洼处,塔头甸子上每个塔头间隙里都存着一汪水,浅的几捧就干,深的几桶也挑不完。浅的清可见底,深的神秘难测。在上面行走,不留神一脚踩空,干干爽爽的鞋立马就湿,心情一下子就糟了。   在塔头甸子上行走,夏日战战兢兢,冬天也不轻松。雪覆盖后,看似一马平川的塔头甸子也“危机四伏”。那年,跟父亲到山林里拉烧柴,用锯截好一根倒木,用绳子捆好后从林子里往外拖。树杈枝枝丫丫,不是扯掉了头上的棉帽子,就是划伤了冻红的脸。心很烦,但还是要走,不走,烧柴也拽不出去。年少,穿衣戴帽也特注意打扮,艰难行走后却也不再注意形象。索性歪戴帽子,拽着倒木深一脚浅一脚往出走。走着走着,林木稀稀疏疏起来,不一会儿,眼前一亮:一大片塔头甸子呈现在眼前。塔头甸子被雪覆盖成一片严严实实、亮亮晶晶的坦途。有坦途行走,能不轻松?于是,拽着倒木撒着欢往前走。忽然,“扑”的一下,一脚踩到塔头间的冰窟窿里,整个人也扑倒在雪中。父亲连忙赶过来把我拽了起来,半条棉裤却已湿透。   那次,在火车上遇到一位上海老知青,一听我是大兴安岭的,就兴致勃勃讲起他当年在北大荒当知青的事。他说北大荒到处都是塔头甸子,起初人工开垦遭了不少罪。一把铁锹挖下去,塔头纹丝不动,只好用镐刨。光刨还不成,有时候为了方便下镐,还要用手薅塔头上的草。那草可不是柔软的,上面有无数刺,要是不戴手套,手可就惨了。哪比现在,拖拉机一上去,啥甸子也给你“突突”成“顺毛驴”。他边说边笑,虽是轻描淡写,却也把垦荒岁月里的艰辛鲜活地勾勒出来。   塔头甸子是施展抱负的平台,也是坚强不屈的见证。1941年末,百余名抗联战士,顺着大兴安岭伊勒呼里山东南方向行走,行至库楚河畔一处塔头甸子旁不幸遭遇敌军的伏击。寒冷的冬天,抗联战士不畏牺牲,与敌人进行了殊死搏斗,直战到弹尽粮绝。七十多年过去,塔头甸子早已不见,附近多了一个叫劲松的小镇。小镇旁,一座近六米高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纪念碑拔地而起。每到清明节,当地的人们不约而同地来到纪念碑前进行祭扫和追思。烈士无悔,生者也要无愧。不能忘却,不要忘却,也不敢忘却。昔日的塔头甸子上,早已在浴血的瞬间书就了一首不屈不挠的颂歌。   “茫茫的大兴安呐,生长着繁茂的大森林。天蓝哟水也清,远处走来了我采山人……”一曲山歌响起时,塔头甸子一派安详。采摘时节,成群结队的采摘人在塔头甸子上行走着,野生蓝莓、蘑菇木耳装满背篓。   倘若说大兴安岭草木摇摆有歌声,那么这歌声中沉重的低音就来自于塔头甸子。   春秋两季,即便在塔头甸子上行走也不能带火。塔头甸子是大森林里的缓冲地带,自然就成了天然的防火隔离带。为降低火险,每年春秋季,大兴安岭都要烧荒,而这烧荒地,多选在林间面积较大、战线较长的塔头甸子上。一把熊熊火,塔头甸子上荒草尽无。烧荒后,若塔头甸子周围的林子着火,只要风不大,火也很难蔓延。2006年坎都河林地着大火,有着多年扑火经验的林场副场长王老三就是带着几个人,顺着火势抢先把林子一侧的塔头甸子烧了个底朝天,待汹汹而来的大火燃到塔头甸子时,登时丧了气,越着越小。烧塔头甸子给扑灭山火赢得了宝贵时机。   位于大森林,纵隔兴安间,与天地相连,与河流通脉,塔头甸子无疑成了大兴安岭的华盖,大兴安岭的肺。烧柴在塔头甸子旁燃烧着,父亲脱下棉大衣让我穿上,而自己穿着一件打了补丁的棉袄蹲在火旁帮我烤湿了的棉裤和鞋。我沮丧地说:“塔头甸子真骗人!”父亲“呵呵”地笑了:“你可别怪这塔头甸子,这可是大森林里的肺啊。”父亲说,塔头甸子能给大森林里增添养分。我静静地听着父亲的讲解,在裤子和鞋烘干的瞬间,我感觉刚刚走过的塔头甸子多出一分暖意。日耕月犁,塔头敦实厚重,塔头上劲草离离。行走在塔头甸子,纵然形单影只也能走出一派繁华。   塔头甸子上烘烤棉裤和鞋的亲情往事已成岁月的积淀。如今,父亲走了,我已成年,而那辆拉烧柴的手推车却留在了塔头甸子上。在无限的怀念中,父亲生前那些朴实的道理显得越发亲切。群岭依旧在,年华付水流。绵绵苍苍中,塔头甸子早已成了大兴安岭长存的魄、不灭的魂。   塔头甸子努力地与群岭、林地和河流相融合,纵然有的地方融合得很生涩,甚至不够自如,但它仍是平心静气,安安然然,馈生命之氧于群岭,输活力之源于自然。车至漠河城南十六公里处,路边闪出一座近三十米高的多层观景台。在观景台附近,就是素有九曲十八弯美誉的原始生态湿地公园。观景台的名字很有气魄,曰腾龙阁。不需打探其名的来历,只要登临观景台的顶层,远眺不尽的风光,就会寻到答案。只见蜿蜒的额木尔河似一条长龙,在辽阔的湿地上昂首升腾。随着长龙舞动,山翠岭绿,云缭雾绕,大美兴安如梦如幻。   儿子在不停给我和他妈妈拍照。我说:“儿子,别给我们照了,你把镜头对着这无限的美景吧。”我知道儿子的镜头一定会把这九曲十八弯的仙境“一网打尽”;我也知道,在这精彩的画面上,除了有额尔古纳河和群岭草木外,也一定会有蕴藏兴安岭上万道霞光和无限风情的塔头甸子。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24 版)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here: blogtrottr.com/unsubscribe/5Bf/9r8s3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