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远眺华不注

文化频道
文化新闻
远眺华不注 culture.people.com.cn/n1/2018/0428/c1013-29955587.html Apr 28th 2018, 00:00
  济南北,历城界,黄河南,一山奇崛,名曰华不注。  尽管我在济南度过几年大学时光,很惭愧,对华不注知之甚晚。甚至在毕业那年听孔孚老师讲课之前,未之闻也。  那天下午,师大中文系名家讲堂开讲,讲座人:孔孚。  正是夏天,阳光透过悬窗,满室可见光中的细尘。先生仙风道骨,左手挥写板书如行云流水,右袖空空如也,那份洒脱与从容,至今铭怀。  那次讲座中,先生以曲阜乡音吟诵了他的几首诗,深远渺然。其中最为得意的一首是《飞雪中远眺华不注》:  它是孤独的  在铅色的穹庐之下  几十亿年  仍是一个骨朵  雪落着  看!  它在使劲开  华不注,山名取自《诗经·小雅·棠棣》,诗曰:“棠棣之华,鄂不韡韡”。“华”同“花”,“鄂不”即“萼跗”,亦即花蒂。山名“华不注”,俗名花骨朵。  多年以来,每每忆起那首短诗,就为先生的诗意奇思讶然,宏旷的时间,苍远的空间,尽在寥寥数笔之间。铅色穹庐大雪纷落的背景中,华不注山就像一个含苞的花骨朵,它在使劲开。巨大的动感与画面感扑面而来,逶迤跌宕。华不注,一个天地间经年的花骨朵,第一次开放在心神之内。而先生赋予此山“孤独”的蕴意,“使劲开”的意象,或正于隐秘间道出华不注的精神指向。  记得刘大櫆曾言:“神远而含藏不尽则简”。这样的简,无疑是一种诗文之化境,而孔孚先生的华不注诗,不正是深得此简之妙处?那是简约之丰腴、至简之尽境。  是的,那山是孤独的。它曾经开放过、灿烂过。  郦道元的《水经注》对它曾不吝赞美:“单椒秀泽,不连丘陵以自高,虎牙桀立,孤峰特拔以刺天,青岸翠发,望同点黛。”可以想见,在华北平原广阔旷野中,视野所及,一马平川,蓦地,视线被一崭绝孤峙的存在所挡,一座孤峰拔地而起,如一支青椒向天,似一颗虎牙凌霄,若一弯翠黛蹙聚,这才引得年轻的地理学家惊叹赞美,诉诸笔端。  那年,李太白器宇轩昂,飘然而至齐鲁,别后给文学史留下名篇《昔我游齐都》:“昔我游齐都,登华不注峰。兹山何秀俊,绿翠如芙蓉。萧飒古仙人,了知是赤松。借予一白鹿,自挟两青龙。含笑凌倒景,欣然愿相从。”诗仙酣游山东一回,华不注怎样的场景,激起了诗人的浪漫诗思?骑白鹿,挟青龙,够奇幻,够威风。  李太白的神思自是苍龙入穹无从追证,留下的华不注诗却因而有了仙意奇思。被赋予灵魂的华不注不仅化入诗词经典,而且进入了名画宝藏。  台北故宫博物院有一幅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打开卷幅,但见画面一片辽阔的绚烂:树木繁盛,房舍掩映,河流蜿蜒,渔舟往复,在远处,再远处,更高处,有两山遥相对应,左山方圆,右峰高耸,分外醒目。整幅画作为金黄色笼盖,景物则高低错落,疏密有致,用笔则书画相长,枯润相契。细品此画,洋溢着高逸名士之风,散逸文人之气,好山好水、半渔半樵的隐逸之心,呼之欲出。  画中之山是何方名山?且看赵孟頫的题跋:  “公谨父齐人也,余通守齐州,罢官归来,为公谨说齐之山川,独华不注最知名,见于左氏,而其状又峻峭特立,有足奇者,乃为作此图。其东则鹊山也。命之曰鹊华秋色云。”  原来赵孟頫仕元后,曾任同知济南路总管府事三年有余。跋中齐州即济南历城也。他罢官回到故乡浙江湖州后,欣逢祖籍济南的老友、词人周密(字公谨),禁不住向他叙说济南山水之奇。而这周密,一生并未到过济南,却对祖籍充满深情,竟自号为华不注山人,足见其情志。赵孟頫的介绍更加激起周密对故里的向往,乃敦请赵孟頫作画一抒心怀。于是便有了这幅名画的诞生。画中左山是鹊山,右手那座平地而起、奇绝峻拔者,即是华不注。“云雾润蒸华不注,波涛声震大明湖。”想来华不注不仅入画,而且伴着历城三年多的记忆,也常常入赵孟頫的梦吧。  去年夏天,因一机缘回到济南。  车过历城,得以于多年后远眺华不注。浩浩平原之上,华不注峰孤峻秀,一派昂然大气。据考证,汉代中期,黄河改道由利津一带入海,造成支流灌注,济水泛滥,华不注周围形成湖泊。至唐称莲水湖,其时稻溪迴还,芦荡轻摇,水村渔舍,仿若江南,远望华不注,恰如水中含苞欲放的一枝荷花。到了金代,元好问曾到济南一咏华不注:“华山正是碧芙蕖,湖水湖光玉不如”,可见山湖相映之美。元中期,王恽客居济南,留给后世一篇《游华不注记》,文中描绘了华不注一带的山水盛景。至明朝,亢思谦写《续游华不注峰记》时,欲抵山下已须舍舟而乘。到了清代,全祖望游华不注,周围已是莽然田舍。后康有为来登华不注,大赞“南京钟山紫金峰,北京翠微山、煤山,扬州的七星山,苏州的横山……然山水之美皆不如华不注也”,但华不注周围早已不复昔日山光水色,“含笑凌倒景”的情景只能在古诗中寻找矣!  沧海桑田,岁月悠悠,华不注兀兀独立。  华不注是“忠文化”的见证者。据《左传》记载,鲁成公二年,齐晋两国交战,齐顷公亲率大军在“鞍”与晋军决战。齐顷公自信满满,声称“灭此而朝食”,甚至未给战马披挂铠甲就参战,结果,“齐师败绩”,齐顷公被晋军追逼,“三周华不注”。危急关头,大臣逄丑父果断与之更衣换位,并佯命其到山脚的华泉取水,齐顷公方免罹难。以此,丑父冒着生命危险忠心救主的事迹载入典籍。以致名列唐宋八大家的大文学家曾巩来游时,挥就一首《华不注山》:“高标特起青云近,壮士三周战气酣。丑父遗忠无处问,空余一掬野泉甘。”为丑父事迹不被彰显而愤愤不平。而清代赵执信来到华不注,也深深缅怀丑父之人格:“欲寻丑父易位处,华泉之水今独清。”  华不注山下,也曾掩埋着另一个高贵的灵魂。  元邵显祖《重修费公闵子祠记》中记载,闵子骞最早葬于华不注山下。如果说逄丑父树立了忠的典范,闵子骞则书写了孝的传说。  小时候,就常常听妈妈讲起鞭打芦花的故事。闵子骞十岁时,母亲去世,其父续弦。继母冬天做冬衣,给自己亲生的儿子棉衣絮的是棉花,给闵子骞冬衣里装的是芦花,棉花看着薄其实暖,芦花貌似厚却难挡寒。某日,子骞和弟弟随父乘车出门探亲,途中突然风雪大作,弟弟眉开眼笑赏景为乐,子骞则蜷坐一团瑟瑟发抖。其父疑其作状,恨其不争,怒用鞭打,袄烂花飞,其父这才明了真相,立即赶车返家,愤然休妻。子骞跪求父亲:“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留下高堂母,全家得团圆。”小时听完故事,一是恨骞父糊涂粗暴,二是担忧自己以后万一有了继母的命运,而对闵子骞的行为却很不理解。如今思之,与其说子骞因孝道而闻名,毋宁说是他的宽厚与善良感动了世人。  这一忠一孝,让这座山有了人的温度。  岁月如风斯年远去,华不注不语,默默矗立在齐鲁大地的烈阳里。  其实,山水最终是活在文化里,活在人的情感里。  我的心中,正扬起一场大雪,雪中的华不注,苍然盛放。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8日 12 版)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here: blogtrottr.com/unsubscribe/5Bf/9r8s3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