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田波扬和陈昌甫:慷慨就义的革命伉俪(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

文化频道
文化新闻
田波扬和陈昌甫:慷慨就义的革命伉俪(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 culture.people.com.cn/n1/2018/0506/c1013-29966921.html May 6th 2018, 00:00
  新华社长沙5月5日电 (记者刘良恒)草木葳蕤,夏意渐浓。怀着无比崇敬之情,记者来到湖南浏阳市北盛镇泉水村,瞻仰田波扬、陈昌甫烈士墓。  田波扬、陈昌甫烈士墓坐南朝北,前有梯步,左右两侧栽种柏树,中有祭拜坪,后为坟墓,占地面积约300平方米。正中的墓碑上嵌有烈士夫妇合影,左下方的墓碑上刻有“田波扬夫妇永垂不朽”9个大字。  田波扬,1904年3月出生,湖南浏阳人。早年在长沙读书期间,结识了郭亮、夏曦、夏明翰等进步青年,1921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3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此后,田波扬相继被推举为湖南长沙湘区团委学委委员、湖南省学联总务委员、全国学联常务委员,参与领导和组织湖南及长沙等地的学生运动。1925年夏考入北京中国大学,1926年3月退学回到长沙,以教师身份作掩护,组织工农群众和青年学生支援北伐战争。  1926年6月起,田波扬先后任共青团湖南省委宣传部长、团省委书记。1927年到武汉出席党的五大。他在会上发言支持毛泽东、蔡和森、瞿秋白等人的正确意见,批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主张反抗国民党新军阀的屠杀政策。  陈昌甫,女,1905年6月出生,湖南浏阳人。1921年与田波扬结婚。1923年到长沙求学,不久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春任共青团湖南省委联络员,协助田波扬工作。他们夫妇被誉为“生活的亲密伴侣,工作的革命同志,斗争的真挚战友”。  1927年5月21日,国民党反动军官许克祥叛变革命,制造了“马日事变”,湖南陷入白色恐怖中。为反抗国民党新军阀的大屠杀,田波扬不顾个人安危,在党的五大结束后即从武汉返回长沙,组织开展反抗斗争。  5月30日晚,由于叛徒告密,田波扬、陈昌甫夫妇等8位同志被捕。敌人对田波扬施以酷刑,用竹签扎进他的十指,用木杠压断他的双腿,要他自首和说出党的秘密。七天七夜死去活来的摧残折磨,田波扬始终威武不屈:“头可断,血可流,此志不可移!”“我走的道路是光明正大的,不需要悔悟!”  敌人又拷打、折磨陈昌甫,妄图以夫妻之情和生死离别威胁、动摇他们,要她代替田波扬在自首书上签字。陈昌甫大义凛然回答敌人:“我可以代替他死,但决不代替他叛党,共产党人是杀不绝的,血债一定要偿还!”  田波扬和陈昌甫这对年轻的革命夫妻,在生死考验中,表现了共产党员为革命、为理想视死如归的浩然正气。1927年6月6日凌晨,残暴的敌人枪杀了这对年轻的革命夫妻。田波扬牺牲时年仅23岁,陈昌甫牺牲时年仅22岁,且怀有身孕。  浏阳文史研究者甘武告诉记者,田波扬与陈昌甫英勇就义后,中共湖南临时省委的同志和他们的亲属冒着极大危险,将他俩的遗体收敛运回浏阳,葬在英烈家乡北盛镇一处山清水秀的小冲里。  田、陈两位烈士牺牲90余年后,当年偏僻落后的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近年来,蓝思科技、盐津铺子等知名企业、上市公司落户浏阳经开区北盛片区。“我们正主攻园镇融合和乡村振兴,重点实施产城融合、城乡一体、民风淳化战略,着力打造浏阳金阳新城副中心,建设产业更强、乡村更美、民风更淳、生活更幸福的新北盛。”北盛镇党委书记李斌说。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06日 04 版)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here: blogtrottr.com/unsubscribe/5Bf/9r8s3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