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在乐符中聆听春意

文化频道
文化新闻
在乐符中聆听春意 culture.people.com.cn/n1/2018/0506/c1013-29967071.html May 6th 2018, 00:00
  《四季协奏曲》唱片封面   《无词歌集》唱片封面  过了清明寒食,江南花径里一番风雨,一番狼藉。枇杷熟了,山花艳丽,九尾草摇曳,蓝花楹树结果,串钱柳开满树,露兜挂了一两个果,石菖蒲长得茂盛。而河畔长满芒草,青草蔓长。大自然一簇簇诱人的色彩在大地上铺洒开来,美不胜收。人间草木在对自然的承诺中自开自落,也撞进了我们的望春之心。在春天里,最令人动心的,就是音乐了。  《渴望春天》是莫扎特在1791年作曲的一首童声合唱。他也许未曾意识到,自己的创作与人生会终止于此。那年,他没能等到春天便辞世了。这首彰显莫扎特赤子之心的钢琴曲融春天的赞礼于歌唱的欢乐之中,曲式结构简单,没有一个多余的音符,起伏的旋律具有较强的舞蹈性和律动感。曲谱中的附点音符和休止符号具有永恒的魅力,聪颖的莫扎特在此模拟了人的心理,一咏三叹,在对大自然的赞叹中流连忘返:看,悠悠云朵在倾诉,哗哗小河在流淌,那山坡开满无人知晓的斑斓野花,醉入山花之中。遥望山峦与苍穹,春天是多么的美好!“来吧,亲爱的五月,给树林换上绿装。让我们在小河旁看紫罗兰开放。我们是多么愿意,重见那紫罗兰。啊,来吧,亲爱的五月,让我们去游玩。”  维瓦尔第《四季协奏曲》中的《春》也是一首咏春的经典作品。《四季协奏曲》作于1725年,大概是最早用音乐抒写四时之美的作品,对后世如海顿、莫扎特、贝多芬等音乐家的协奏曲创作影响很大。这首E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描写了牧羊人眼中的春天画卷,溪水潺潺,众鸟欢歌,尽管偶有乌云笼罩,电闪雷鸣,却也转瞬即逝,仙女们与牧羊人翩翩起舞。  作为作曲家和小提琴演奏家,维瓦尔第的声望越过阿尔卑斯山,爱好音乐的贵族千里迢迢来到阳光浸染的威尼斯,只为聆听一曲他的演奏。维瓦尔第在协奏曲史上的地位无可争议,历经近300年,他的音乐离我们的生活依然很近。在遍布植物花卉的公园慢跑,人们常常会选择《春》作为背景音乐,那种春天脚步匆匆的轻盈节奏令人心生欢喜。  贝多芬《F大调第五小提琴奏鸣曲》因第一乐章中荡漾的青春气息,被人们称为《春天奏鸣曲》。它出版于1801年,是作曲家早期的创作。作品跳音轻盈,神采飞扬,琴瑟和美,以欢欣雀跃的音符迎接春天的到来,奏出一幅梦幻的理想图景。作曲家内心必定始终怀着对人类的爱与守望,笔下才有如此挥洒的春意。这首奏鸣曲如同泰戈尔笔下的诗一般:“就是这股生命的泉水,日夜流穿我的血管,也流穿过世界,又应节地跳舞。就是这同一的生命,从大地的尘土里快乐地伸放出无数片的芳草,迸发出繁花密叶的波纹。”  《春之歌》是门德尔松创作的《无词歌集》中最为著名的一首,作于1830年至1835年间,具有流水般轻柔的浪漫旋律,第一句就美不可言,歌唱性的主题起伏于高声部,其他声部则以琶音音型作十分巧妙的装饰性伴奏。连续的十六分音符如流水般婉转行进,这位浪漫派先驱用十六分音符创造出一部浪漫主义经典杰作,流光溢彩。现代舞创始人伊莎多拉·邓肯潜心研究古希腊艺术,从古代雕塑和绘画等艺术形式中寻找理想的舞蹈表现方式,例如赤脚身着长衫,舞蹈动作酷似树木摇曳或海浪翻腾。她在音乐中找到的灵感便是这一曲《春之歌》,它成为邓肯即兴表演时常用的音乐。  斯特拉文斯基说,《春之祭》是真正的抽象音乐,它没有明确的故事或标题,作为芭蕾舞剧演出时,应配以尽可能抽象的舞蹈。就舞剧而言,《春之祭》描写原始先民对大自然的崇拜,每当春天来临,便挑选一位少女祭献春神。乍听起来,《春之祭》的音乐的确不够协调精致,兼而有之的爵士乐现代感在当时也太过超前。然而回溯音乐史,这部作品是从调性音乐到无调性音乐转变过程中划时代的巨作,作为芭蕾舞剧也与其编舞者尼金斯基一同载入史册。一个世纪之后,《春之祭》被英国古典音乐杂志《古典音乐唱片》评为对西方音乐历史影响最大的50部作品之首。  《春之祭》在音乐方面的独特性令其成为编舞“标尺”,强劲的躯体伸展与夸张变形的动作充满奔放的原始生命力,震撼人心。然而在1913年,这部舞剧于香榭丽舍大街巴黎剧院首演时,看惯古典芭蕾舞的观众们被惊得目瞪口呆,嘘声迭起,演出以失败告终。  波上花摇,云外香飘,乐符仿佛歌颂着春天的故事。德彪西创作的交响组曲《春天》于1887年2月完成,是作曲家在意大利游学期间所作,灵感来自文艺复兴时期画家桑德罗·波提切利的《春》。组曲与名画共同营造出春的最美境地:音乐在凝固的画面中如吹皱一池春水般绵绵不绝地流动,传递出万物于春日暖阳下生机勃勃的欢欣喜悦,透出浪漫丰富的色彩。  伟大的作品穿越岁月时光,发出耀眼的光芒。正如史上有名的“永和九年”,兰亭畔那场声势浩大的“春醉”:王羲之与谢安、孙绰、支遁等举行了一场文人雅集,曲水流觞,饮酒赋诗。这些诗酒音乐,这些永恒润慰心灵的春天物象,都隔着迢递的岁月与我们相视一笑。  亦如英国诗人乔叟在《坎特伯雷故事集》序诗中赞美春天:“当四月的甘霖渗透了三月枯竭的根须,沐濯了丝丝茎络,触动了生机,使枝头涌现出花蕾;当和风吹香,使得山林莽原遍吐着嫩条新芽,青春的太阳已转过半边白羊宫座,小鸟唱起曲调,通宵睁开睡眼,是自然拨弄着它们的心弦。”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06日 07 版)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here: blogtrottr.com/unsubscribe/5Bf/9r8s3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