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有视角更要有触角(批评之思)

文化频道
文化新闻
有视角更要有触角(批评之思) culture.people.com.cn/n1/2018/0508/c1013-29970147.html May 8th 2018, 00:00
  文学批评都有现实针对性,少能见到完全超越现实的批评,即便是出于纯粹审美冲动而作的批评文章,也免不了有一定现实指向。文学批评的现实感,不仅仅指现实功用,也意味着审美意义和思维层面上的现实感。和文学创作一样,文学批评也需要具备对现实社会的总体性观照,需要透过事实材料挖掘更深层次的现实精神,需要不断提升对现实的理解力和穿透力。  当下以批评为志业的批评家们更青睐的似乎是文本感而非现实感。简单地说,不少批评是从文本出发,又抵达了文本。这里说的前一个“文本”,指的是作品。批评家理应细读作品,并由此生发出自己的“批评之思”。要是连作品都没有细读,只是翻翻书页或者浏览浏览故事梗概,就奔走于各式作品研讨会,凭既有的文学经验,用某些理论模式大谈特谈,那才是我们要批评的不良现象。但是细读文本只是批评的底线要求,倘是把标准提高一点,仅仅只是对着作品“纸上谈兵”,就以为能说出多少真知灼见,还是要打上问号的。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倘若都是赤手空拳地就文本谈文本,权威性和公信力将因此大打折扣。  这就得说到后一个“文本”了。现如今,批评家们赖以批评的理论资源,不少都来自诸如中外文学史、西方文论经典之类的文本。有丰富的阅读积累和理论储备,按说是好事,有比较才有鉴别,有这般广博的知识背景和坚实的坐标系,才不至于看到一部勉强说得过去的作品,就惊呼像大海一样浩瀚。但与此同时不要忘记,这个用来参照的知识背景和坐标系本身也是历史地建构起来的,并不是理所当然的铁板一块,而我们正面对的新作品、新潮流、新现象是未来的历史,是可以撬动这个知识背景和坐标系的。真正好的批评,可以与既有的知识背景和坐标系对话,是更新它、丰富它甚至是突破它的积极力量。  遗憾的是,对这后一个“文本”的迷信如今还大有人在。翻看当下的评论文章,经常会看到“中国的福克纳”“当代张爱玲”“这一代的梁生宝”“新世纪祥林嫂”“出走后的娜拉”“成功上位的于连”“乡村版的堂吉诃德”“城市版的桑丘”,以及现实主义之后来了个新现实主义,乡土小说之后又冒出个后乡土小说。概而言之,当代文学里出现的任何一点现象,都能对应到确定不移的中外文学谱系里去,好比是把摊开在桌上的一本书放回到书架上,最好比邻而居的是那些伟大作家的经典作品,而放上去后也差不多就束之高阁了,全然不顾此时此地的现实图景,不顾社会、文化和人们精神世界的变迁。这样的批评和命名是缺乏现实感的,因为我们很可能是在刻舟求剑,生活川流不息,奔涌向前,我们却只是在岸上观望,还欣欣然效仿孔夫子道:“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提倡文学批评的现实感,会让人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走来的批评家们心生羡慕,因为他们有自己新的发现,他们的发现已然构成了新的谱系。这很好理解,那一代批评家毕竟经历了更多时代的风雨,拥有更多的生活积累,也确乎有更多的文学空间等着他们去填补和开掘。他们多出来的是在场的生活,而不是纸上的阅读;是现实感,而不是文本感。这是他们的优势所在。但是,现实感不完全取决于现实本身,还取决于我们对现实的看法,生活的多少并不完全取决于生活本身,也取决于我们对生活有多少理解。《文心雕龙》里有一句被广为引用的话:“文之思也,其神远矣。故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视通万里。”专心致志地思考,思绪连接古今,心为所动,情为所感,仿佛可以看到千里之外的不同风光。比之当下的文学批评,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刘勰此番话:要精研文本,但又不拘囿于文本,而是连通古今,把触角探入到生活的源流里去,看到更为广阔的世界。接通文本与现实,出入历史与当下,有视角还要有触角,这才是文学批评该有的现实感。  在《论张爱玲的小说》的文章里,傅雷说道,倘没有深刻的人生观,真实的生活体验,迅速而犀利的观察,熟练的文字技能,活泼丰富的想象,决不能产生一样像样的作品。这一句话,少说有半句是在讲文学创作要有现实感,但以我看,用在文学批评上也是一样的道理。傅雷自己的这篇批评文章,可不就是“这次第,怎‘现实感’三个字了得!”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08日 14 版)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here: blogtrottr.com/unsubscribe/5Bf/9r8s3n